Monday 星期一

我们为什么对无人驾驶汽车心存疑虑?Driverless Cars Made Me Nervous. Then I Tried One.

坐在一辆半无人驾驶汽车里的第四天,我终于能够放心地让它自己停下来了。在那之前,这辆沃尔沃S90(Volvo S90)自己徐徐转弯,在车流中自行调整速度,但我依然把手放在方向盘上。到第四天,我准备跨入未来。

车子以每小时40英里(约合64公里)的速度行驶在华盛顿郊区一条繁忙的路上。我按了一下按钮,激活了无人驾驶模式,并把脚从刹车和油门上移开。车子保持着这个速度。很快,远处的交通信号灯变成了红色,前方车辆减速。在那一瞬间,我准备踩刹车。

但根本不需要。沃尔沃上的摄像头和计算机识别到其它车辆都在减速,于是也开始平稳地制动。我的车停在了前面的福特(Ford)后面。我笑了起来,尽管车里没有别人;我的担心消失了。

如果你跟大部分人一样,对这种担心不会陌生。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有将近80%的美国人害怕乘坐自动驾驶汽车。

上周,一个朋友看到我坐在这辆沃尔沃里,我解释说正在试验用它上下班。她问我会走哪些路段,她好避开。另一个朋友问无人驾驶汽车会不会遭到黑客入侵。同事则说,他们担心半自动汽车会导致人们不注意路况。

无人驾驶汽车深入了人类的心理。我们希望掌控一切,或者至少把掌控权交给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比如医生。我们不想让计算机做主。

宾夕法尼亚大学和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的研究人员进行了一些构思巧妙的实验,捕捉到了这种现象。他们让参与者完成任务(如预测哪些申请商学院的人会在事业上取得成功),并对比他们和计算机算法的表现。在计算机出现错误后,人们不愿再次使用计算机;而在自己犯错后,他们的自信并不会减少。

他们对自己的缺点做出了合理的解释,对计算机的不足却耿耿于怀。人类犯的错多于并且远远多于计算机又怎样? 驾驶也一样。人类驾驶是对公共健康的威胁。去年,美国超过3.7万人死于车祸,大部分都是由于人为失误。在我所在的社区,令人痛心的车祸遇难者包括一对父母和他们十几岁的儿子。在一条繁忙的郊区公路上,一辆超速行驶的汽车撞上了他们的车。他们十几岁的女儿幸存了下来。

New Words

  • 跨入 kuà rù Stride into
  • 依然 yī rán As before
  • 华盛顿郊区 huá shèng dùn jiāo qū Washington Suburban District
  • 陌生 mò shēng Strange Unfarmiliar
  • 踩刹车 cǎi shā chē Stamp on the brakes
  • 一瞬间 yī shùn jiān In a split of a second.
  • 入侵 rù qīn Intrude, Invade
  • 掌控一切 zhǎng kòng yī qiè Want to control everything
  • 构思巧妙 gòu sī qiǎo miào de shí yàn to design; to plot, ingenious; clever experiment
  • 捕捉 bǔ zhuō Hunt, Catch, Chase
  • 却耿耿于怀 què gěng gěng yú huái But; Take troubles to the heart

Tuesday 星期二

汽车致死人数超过了枪支。因此,如果你对枪支感到愤慨,并且希望情况有所改变,那么你对车祸也应该持同样的态度。

科技创造了一个挽救生命的机会。计算机不会昏昏欲睡、喝得酩酊大醉,或被短信分神,也没有视野的盲点。只需看看商业航空公司:在自动化的帮助下,美国的航空公司几乎消除了机毁人亡的事故。最后一起发生在2009年。

半无人驾驶汽车的技术还不够完善,也不够便宜。比如,我开的这辆售价5万美元(约合33万元人民币)的沃尔沃和我试驾过的特斯拉(Tesla)一样,被没有刷漆的分道线搞糊涂了,以致我不得不接手。但这项技术正在迅速改进。几年后,很多车都会配备精密的防撞系统。

我预计我们会为使用防撞系统犯愁,这既是出于合理的谨慎,也是出于不合逻辑的担忧。任何无人驾驶车祸都会被大肆渲染,而人为车祸造成数以万计的人死亡却被我们无视。这种情况已经在发生了。但我依然预计驾驶的革命性巨变,来得会比很多人现在以为的早。

宾夕法尼亚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的研究人员还研究了人们放心地让计算机控制的情况,并发现了一个主题:当选择不是非此即彼,也就是说当人们还掌握着“哪怕是少量的”控制权时,他们更愿意接受自动化。

这正是驾驶的发展方向。正如谷歌(Google)的首席经济学家哈尔·瓦里安(Hal Varian)告诉我的一样,转变将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而非一蹴而就。将来,汽车会处理很多任务,而人类驾驶员有否决权。这种组合并不完美,但很可能比现在的情况要好得多。

我自己的经历也促使我认为,态度的转变可能会很快。人类心理学中有一种更强大的力量,叫做熟悉定律。在有了做某件事的经历后,人们对它的态度往往会更加正面。

刚开始和这辆沃尔沃短暂相处时,我太过紧张,以致无法使用一些功能。但到最后,我确信它会让我更加安全。现在回去开一辆车龄近10年的丰田后,我颇为想念那些当初让我焦虑的东西。

New Words

  • 枪支 Firearms
  • 车祸 Traffic Accident
  • 昏昏欲睡 Drowsy
  • 酩酊大醉 Dead Drunk
  • Wednesday 星期三

    无人驾驶巴士将台湾载向智能交通的未来?In Taiwan, Driverless Bus Trials Seen as Road to Future

台湾台北——最近的一个夏日里,一辆亮色班车在当地一个大学校园的榕树下驶过,发出几乎听不见的嗡鸣。 这辆电动车的时速不超过6英里。车内只能坐12名乘客。但它是自动行驶的,让人们开始期盼,台北能在一年内实现自动化公共交通。

“想到有一天可以坐着无人驾驶汽车穿行在这座城市里,感觉很激动,”和八岁儿子瑞申(Ruey-Shen)一起搭车的安珀·陈(Amber Chen)说。 巴士测试的部分目的是证明,在市内拥挤的街道上运用这项技术是安全的,同时也是在收集数据,以改进操控它的人工智能。作为亚洲最早有这方面行动的地方之一,台湾可以藉此确立在自动化公共交通上的领先地位,不出意外的话,还将成为无人驾驶车辆生产的先行者。

这种名为EZ10的车型在国立台湾大学校园内的测试是从五月开始的,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 但是以低速在封闭车道内测试,很难说明巴士在城市交通中会有怎样的表现。下一步需要在高峰期上路测试,项目的投资人们想尽快看到结果。

现在有一个障碍:尽管台北市政府及其市长柯文哲对项目十分支持,但市政府资讯局局长李维斌说,中央政府对巴士测试只是默许。 “其他地方不会因为你磕磕绊绊就停下来等你,”他说。

负责此次测试的台湾公司喜门史塔雷克(7StarLake)的总经理丁彦允(Martin Ting)在接受采访时说,EZ10适用于三个场景:封闭校区,固定短途路线以及城市公交路线。 台湾有很多这样的地方,这里有2350万人口,拥有逾150所高等院校,100座以上的产业园区和15座主题公园——还有高度城市化的西、北海岸。八月,EZ10在台北市中心的六车道干线信义路上进行短途的夜间测试。

“我们最终的目标是,整个信义干线的公车可以无人化,”柯文哲市长在测试项目启动时对当地媒体说。 EZ10是由法国EasyMile公司开发的。它会通过GPS和八个激光传感器在既定路线上行驶。前后摄像头用来探测和规避障碍物。每辆售价55万美元,包含进口税,是有人驾驶且比它更大的巴士的将近两倍。 丁彦允说他打算明年再进口三辆,到2018年底前开始用EasyMile的授权生产,希望一半的零部件能由台湾厂商供应。这就意味着可以去掉45%的进口税,每辆车省下约20万美元。

Thursday 星期四

然后,他说,EasyMile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亚洲其他市场。

“开始供应台湾市场后,我们还会卖到日本、澳大利亚、中国和南亚,”他说。“澳大利亚已经需要100辆,日本在2020年奥运会前也有很大的需求。”

按照国际自动机工程师协会(S.A.E. International)的标准,时速最高可达25英里的EZ10已经实现了“四级”自动化,也就是行车路线由人设定,但没有人操控方向盘,可以自行规避障碍物。特斯拉(Tesla)的自动驾驶系统被认为是二级,不过其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今年说,公司再用两年时间可以达到五级,也就是完全自动化。

但是无论车辆可以达到几级,城市都需要更新其基础设施。例如红绿灯需要有指引自动化车辆的专门信号。

还有就是打造三维地图,以及用于探测和导航的计算能力的问题。在台北这样复杂的城市环境中,必须考虑到高大建筑物可能会干扰GPS信号的情况。 “你需要绘制精确度高达99.999%的地图,这并不容易,”丁彦允说。“需要时间和金钱。”

他还指出,处理所有这些数据将需要云计算和高速无线网络连接。

但撇开技术障碍不谈,台湾的立法委员们有比自动行驶汽车更重要的事项要处理,其中包括一个充满争议的基础设施一揽子计划。此外,在政治上,很多人就连接受实验系统的时候也很慎重,因为知道任何一场意外都可能破坏长期计划。不过,蔡英文总统领导下的政府一直致力于在全台湾推行打造“智慧城市”的政策,自动行驶汽车之类的科技正是题中应有之义。 “现在是我们回过头来,利用自己在信息和通讯技术方面的优势,专注于在地需求的时候了,”今年2月,蔡英文在台北的一个智慧城市论坛上表示。

和丁彦允一起到访过硅谷的立法委员许毓仁(Jason Hsu)说,通过聚焦于有着四级自动行驶汽车的公共交通系统,台湾可以脱颖而出,尤其是在亚洲。许毓仁指出,这一地区的很多国家都在进行自动行驶汽车方面的研发,其中包括中国。 “美国政府正利用自动行驶汽车开启一个以数据驱动型平台为中心的新产业,”他说。“台湾的问题在于,我们的相关立法工作是滞后的。”

许毓仁说将在9月26日推出一个智慧交通与无人车发展联盟,帮助推动中央政府解决这一问题。 他说,不同于已准许36家公司的自动行驶汽车上路的加利福尼亚州,台湾尚未向任何公司发放许可,其中包括喜门史塔雷克。 “市面上有这些汽车,但我们无法搜集数据,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这些汽车需要借助数据和经验来调整其算法,把出事故的可能性降到最低,”他说。

台北市政府资讯局局长李维斌说,他希望台湾能把无人驾驶汽车变成当地的一个产业。他说,这或许足以防止有才华的台湾年轻人纷纷奔赴中国,眼下那里有更多机会。 “台湾讲求民主和自由。它有自己的优势,”李维斌说。

Friday 星期五

自动驾驶时代来临,科技给公路旅行带来什么?

2016年12月21日

自动驾驶的汽车已经到来——Uber在匹兹堡和旧金山已有车队,谷歌母公司的无人驾驶汽车项目正在向产品转化,标志着它在市场上出现的日子已经不远了,联邦政府也已开始发布自动驾驶汽车应该如何运行的指南。

car

  • 1-雷达装置:不断旋转,利用激光束来形成车周360度图像。
  • 2-相机:利用多张图像的视差探测各种物体间的距离,有助于识别例如行人和骑自行车的人等移动物体。
  • 3-雷达传感器:探测车与物体间的距离。
  • 4-车载主计算机(内置于后备箱):分析传感器收集的数据,比对存储的地图来评估当前情况。

这种汽车能看见什么

汽车的传感器采集附近物体的数据,比如物体的大小和速度。然后根据物体可能的行为将其分类,如骑自行车者、行人,或其他汽车和物体。

下列自动驾驶功能你可能已经使用过

避免碰撞 基于雷达、激光或相机的系统对即将发生的碰撞发出警告。有些系统可识别误入车道的行人。如果司机忽略警告,有些系统仍将使用刹车。

偏离车道警告 当你的汽车开始偏离其所在车道时,有些系统通过蜂鸣器警告驾驶员,并对方向盘施加轻微的矫正方向力。

盲点探测器 使用摄像机或雷达来探测司机盲点中的车辆。在后视镜或挡风玻璃旁边的车身支柱上发出声音或打警告灯提醒司机注意。

增强巡航控制 与前方车辆保持预定距离。如果前方车辆减速,你的车也减速。如果有车进入你的车道,你的车将与其保持距离。在前车挨后车的交通堵塞情况下有用。

自动泊车功能

汽车使用相机或声纳将自己开进停车位。但司机通常需要踩刹车、并按照指令行事。这种功能2003年首次出现在丰田普锐斯上。如今,宝马、福特和许多其他公司的汽车也提供该功能。

汽车制造商们都在做什么

特斯拉 今年10月宣布,将为汽车安装硬件,使其最终能全自动驾驶。一个月前,公司发布了对其有争议的Autopilot选项的软件新升级,此前,一辆特斯拉在涉及自动驾驶汽车、首次致人死亡的事故中撞了车。

通用汽车 今年1月对Lyft公司进行了5亿美元的投资,随后宣布将于一年内在公路上测试自动驾驶的电动出租车。3月份花了约10亿美元,买下了自动驾驶汽车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正在开发功Super Cruise软件,其能类似于特斯拉的Autopilot。

福特 宣布公司打算在2021年研制出全自动驾驶汽车,用于打车或汽车共享服务。公司正在对四家技术初创公司投资,或与它们合作,并将自己硅谷团队的规模扩大了一倍。

菲亚特克莱斯勒 今年5月,在与苹果接触之后,与Alphabet(谷歌)达成协议,将把Alphabet的自动驾驶技术用于克莱斯勒面包车。Alphabet目前已在密歇根州设立了一个与菲亚特克莱斯勒合作的办公室。

本田 今年6月展示了几部自动驾驶汽车。公司已为其“增强现实技术”(augmented reality)申请专利,该技术能让司机看到树和柱子后面的人。

沃尔沃 在瑞典开始了一个试点项目,让哥德堡居民使用自动驾驶的XC90型汽车。来自试点项目的反馈可能会让公司在伦敦和中国进行下一步的公路试验。公司的自行驾驶项目正在匹兹堡与Uber展开合作。

技术公司及其他公司正在做什么

谷歌(Alphabet) 正在将其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剥离到一家名为Waymo的新公司,意味着公司的工作已超越研究阶段,准备进入商业化过程。

苹果 其代号为Titan的秘密项目似乎正在收缩。公司正在为重新启动项目与迈凯轮(McLaren)和Lit Motors公司进行接触。

奥托立夫 这家世界上最大的安全气囊供应商正在与沃尔沃合资开发自动驾驶汽车。

英特尔 已与Mobileye和宝马合作,在2021年前开发出自动驾驶汽车,以及可供给其他公司使用的技术。

Mobileye 是激光雷达、以及自动驾驶汽车上使用的相机设备和软件的一家主要制造商。

nuTonomy 这家由麻省理工学院的两位科学家在新加坡创办的公司,在Uber开始在匹兹堡测试其无人驾驶服务之前的几天,就已开始提供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

美国运输部 发布了联邦政府有关自动驾驶车辆的政策,为汽车制造商制定了指南。提出了汽车之间互相通话的建议规则。

密歇根大学 在运作Mcity,一个隶属于大学交通改造中心(Mobility Transformation Center)的、面积约为13万平方米的自动驾驶汽车测试设施。

在什么地方可乘坐自动驾驶汽车

今年9月,Uber在匹兹堡推出了100辆可自动驾驶的汽车(虽然它们都配有一名司机,以防万一),让该市成为乘客能打到自动驾驶汽车的首座城市。周三,Uber开始让乘客在旧金山能乘坐自动驾驶汽车。

特斯拉的技术有哪些不同之处

特斯拉使用基于计算机视觉的车辆检测系统,但据公司的说法,这种技术不是为无需用手操作而设计的,该技术系统的有些部分尚未完成。特斯拉不使用激光雷达技术。

面对前方的摄像头 图像处理软件可以检测到车道线、交通标志、信号灯、路标等物体。

前向雷达 用反射回来的微波来识别附近车辆的位置和速度,但不总能识别车辆的类型。

超声波传感器 用反射回来的声波来检测与附近物体的距离。

全球定位系统 通过与高精度地图结合使用,可确定汽车在道路上的位置。

潜在危险:自动驾驶汽车的首次致命事故

今年5月,40岁的乔舒亚·布朗(Joshua Brown)坐在特斯拉S型车的驾驶员位子上被撞死之后,人们对该车Autopilot系统的防撞功能的安全性提出了一些问题。特斯拉在事故之后发布了软件的新版本。 据掌握该系统一手知识的一名行业主管的说法,事故发生的部分原因可能是,避免碰撞系统的设计,使防撞功能只是在雷达和计算机视觉系统一致认为存在障碍物时才启用。一些专家推测,使用激光雷达的汽车也许能避免那次撞车事故。但特斯拉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说,升级后的系统应能避免撞车的发生。

原件